首页 | 资讯中心 | 供求商机 | 产品展示 | 企业黄页 | 批发商城 | 美容时尚 | 化妆品招商 | 人物 | 人才 | 展会 | 下载 | 圈子 | 专题 | 图库 | 论坛 | 空间


当前位置:中国澳门金沙国际 >> 资讯中心 >> 行业资讯 >> 企业看台 >> 浏览资讯

五年三换管理核心 上海家化要约收购或为弥补错误

Zghzp.com 中国澳门金沙国际 2017-11-19 20:16:57 来源:证券市场红周刊 我要评论

  曾经8年股价翻了36倍的大牛股上海家化却在今年大蓝筹唱主角的市场中黯然失色。股价的萎靡是公司基本面不济、人事更迭频繁所至。在与上海家化的人士交流中,对方表示新的管理团队正给公司带来好的改变。不过,《红周刊》记者在与一些职业投资人沟通时,多数回避了上海家化的话题,因为他们已经不再关注这家公司。无锡方万投资公司总经理陈绍霞在接受《红周刊》采访时表示:“上海家化在赶走葛文耀那刻起就决定了它的今天。在日化这个充分竞争的行业,企业的胜出常常就是管理的胜出、团队的胜出。被市场证明的团队被集体赶走的情况十分可怕,企业自身陷入震荡乃至衰退是必然的。上海家化现在惟一的选择只能是通过经营提升价值,甚至有必要请回原来的核心团队。”
 
  五年三换管理核心
 
  从2013年起,上海家化最受舆论关注的不是其培育了十几年的产品佰草集,而是公司高管的持续更迭。2013年9月17日,在上海家化工作了28年、担任董事长14年的葛文耀离职。他的离职仅是一个开始,2014年2月至5月,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、财务总监丁逸菁、独立董事周勤业等先后离职。
 
  这批高管是上海家化自2001年上市后主导业务调整以及实现业绩爆发的骨干。在2004年之前的4年,上海家化处于调整期,2005年后公司营收和净利开始快速增长。2005年公司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.49亿元和2991万元,至2013年底分别为30.94亿元和7.82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.9%和50.37%。公司主打产品佰草集和六神变为大单品。从2005年12月30日到2013年8月15日,上海家化的股价涨幅超过38倍,市值从17.25亿爬升到364.53亿元,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,公司股价也跌幅有限,成为市场瞩目的大白马。
 
  葛文耀还曾在2007年向主管部门递交计划书,打算发展时尚产业。但直到他离开上海家化,计划也未能实施。而在葛文耀离职以及上海家化新董事长产生的两个月中,上海家化股价跌去了19.52%。
 
  在葛文耀等上海家化的“老班底”离开后,以谢文坚为首的“新班子”走上前台。从2013年11月15日担任董事长开始至2016年11月25日离开,谢文坚共任职3年。谢文坚给上海家化留下的改变是大力度发展电商、削减品牌和管理再造,但皆乏善可陈。在他主政的2013年至2016年,上海家化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6%,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-0.36%,即公司的业绩不仅没有明显增长反而是下滑的。在2015年亿元冠名天猫双11晚会后,上海家化的扣非净利润表现为同比下降6.38%。这期间公司股价和市场都大幅波动,股价跌去了28.29%,流通市值不足200亿元。
 
  从谢文坚离职以及张东方接任至今,上海家化另有几人离职或调岗,其中1994年加入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佰草集事业部总经理黄震于今年9月4日离职。张东方主掌上海家化后,对产品、品牌和管理再做新调整。上海家化的人士介绍说,张东方专注于公司内部,重视产品研发。不过,她上任初期赶上了上海家化5年来的股价最低点,而且流通市值依然徘徊在250亿元附近。
 
  上海家化舔舐伤口?
 
  上海家化每股股利(税后)从2012年的0.64元滑落到2016年的0.1元,仅为2009年和2010年的0.285元以及0.225元的35%和44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012年至2016年复合增长率为-50%。截至11月15日,3年来上海家化获得机构卖出429.6亿元,买入376亿元,呈现净流出状态。
 
  与此同时,上海家化的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依然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。2012年至2016年,上海家化管理费用年复合增长率为6.5%,销售费用年复合增长率为14.65%,但这样的费用增长并没有换来业绩的同步成长。但高管薪酬却一路上涨,目前公司高管副总经理的薪酬是2012年总经理级别薪酬的3倍以上。
 
  已经在时尚领域打拼的葛文耀在审视上海家化的问题时,把此问题归结为管理者的责任。他9月发微博称:“4年前的今天,我离开家化,对家化发生一切,我不再评论。化妆品市场上崛起了许多本土品牌,销售额接近,零售额己超过上海家化的民企,当然在高端品牌、净利润、现金流、精细化管理和企业文化上与当年的家化还有差距。”言外之意是,上海家化正在失去龙头地位。而在去年3月至7月的两条微博中,他说得更加明确:“上海家化原有的业务基础己被严重破坏,内生性成长己不可能。”
 
  在指出谢文坚应为上海家化今天的局面承担责任的同时,葛文耀更对谢文坚背后的平安系不满。与他类似,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沉默许久后,在今年初向媒体表示,上海家化目前的问题不是出在掌舵者身上,而是平安入主后的上海家化高层出了问题。
 
  陈绍霞向《红周刊》记者表示:“平安系2011年收购上海家化集团后,在没有弄明白这个行业的竞争核心的时候就撤换团队,犯了个原则性错误,不可挽回。葛文耀被赶走,谢文坚来了,但后者做的不是团结原来的管理团队,聚焦企业经营,而是搞起了内斗。化妆品行业靠的就是一流管理团队,凝聚人心甚至比做产品还重要,反之就会在市场中被动,被资本抛弃。”
 
  当下的上海家化实际是在“疗伤”当中,张东方从年初就明确回归产品——这依然在葛文耀当年划定的轨道内,同时也是前任董事长开展电商业务碰壁后的最佳选择。从实际经营效果而言,公司在今年前3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9.17%和30.29%。去年10月与上海家化合作了5年之久的日本花王宣布,合约到期后不再续签。而2012年至2015年上海家化每年代理花王业务的营业收入,占该公司全部营业收入的比重为8%~25%,且呈逐年提高趋势。如果剔除花王业务影响,营业收入增长了12.52%,但营销费用增加使得销售费用同比上升9.41%。
 
  要约收购或为弥补错误
 
  在上海家化业绩不振的关口,其大股东平安出手了。10月12日,上海家化收到了控股股东家化集团的要约收购报告书——家化集团是平安百分百控股企业。要约收购完成后,家化集团及其关联方最多合并持有上海家化52.02%的股份。平安系的目的是“对上海家化所在行业的前景长期看好”“提升上市公司价值”“巩固控股股东地位”。
 
  这样的理由,和两年前平安系发起的那次“流产”的要约收购如出一辙。不同的是,上次是以平安系的太富祥尔为依托,此次是其旗下上海家化集团出手。
 
  在2015年11月那次太富祥尔发起的要约收购中,太富祥尔原本计划以40元/股要约收购占上海家化总股本比例的31%,较停牌前的收盘价34.46元/股溢价16.08%。但最终没有达成目标。此次上海家化集团要约收购价较公司停牌前股价32.17元溢价约18.12%,较11月16日收盘价37.16元溢价2.26%。
 
  另外,在上一次要约收购公告发布后,上海家化复牌当天股价一字板涨停,但随后股价表现平平,并没有随大盘同步上涨。本次要约收购还是如此,上海家化先是一个涨停板,然后横盘接近38元/股的要约收购价。两次完全相像的既没有折价也几乎没有什么溢价的交易,或许结果也会殊途同归。
 
  陈绍霞指出,大股东发起要约收购,或是给机构以及二级市场一点安慰剂,“原来赞成平安收购家化集团的机构现在得到了什么?”因此,他认为平安系有“弥补”错误的动机在里面。
 
  但显然,公司必须反映所有投资者的诉求。他说:“大股东要是真的想把上市公司做好,不要仅仅刺激股价,应回到根本上,透过经营提升家化的价值。或许请回葛文耀、王茁也是好的。”





发表评论
用户评论






关于我们 | 营销服务 | 栏目推广 | 高级会员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 | 会员注册
博聚网